Responsive image

某精神卫生中心诉市人社局认定工伤案

来源: 呼市人社局     发布日期: 2020-01-10     发文部门: 政策法规科       80503

原告:某精神卫生中心

被告:呼和浩特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基本案情】

杨某之父杨某某为农村户籍,出生于1955年4月25日,2016年与某精神卫生中心(以下简称精神卫生中心)签订了期限为一年的劳动合同,期限自2016年11月7日至2017年11月6日,合同中约定精神卫生中心根据工作需要,雇佣杨某某在康复中心三百亩大棚从事看守工作。工作时间每天24小时,365天无节假日。康复中心在2016年12月份三百亩工作人员工资表中备注:杨某某为三百亩雇佣临时工,负责安全保卫、卫生清扫大棚和机井的安全巡视和简单维护。2017年2月6日18时许,杨某某在康复中心食堂清运厨余垃圾时晕倒,在场的人员立即将其送往医院进行抢救,因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中死亡原因记载为:“院前死亡,心肌梗死。”

2018年1月31日,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杨某的申请,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杨某某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的规定,予以认定为工伤。精神卫生中心不服,向市新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杨某某死亡事件发生时其并未在工作岗位上,也未从事岗位工作,且不在工作时间内。双方在合同中约定杨台生的工作是“在三百亩大棚从事看守工作”,而非清运厨余垃圾,在非工作岗位、工作地点突发疾病死亡,不符合工伤认定的条件。

【适用法律】

1.《工伤保险条例》

2.《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处理结果】

市新城区人民法院作出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精神卫生中心的诉讼请求;精神卫生中心不服,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24日作出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分析】

在本案中,根据杨某某与精神卫生中心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杨某某从事康复中心的三百亩大棚看护工作,再结合康复中心在2016年12月份三百亩工作人员工资表中备注中显示的内容,可以确定杨某某的工作范围不仅包括大棚看护工作,还包括安全保卫、卫生清扫大棚和机井的安全巡视和简单维护等工作。尽管在上述工作范围内未具体明确杨某某负责清运食堂的厨余垃圾,但事实上杨某某每日都在进行此项工作,因此该工作实际上已经构成食堂卫生清扫的收尾部分,本身就是在履行卫生清扫的劳动义务,故其清运厨余垃圾也属于履行工作职责。所以杨某某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视同工伤的规定。此外,杨某某为农村户籍,出生日期为1955年4月25日,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记载的死亡事件为2017年2月6日,其死亡时年龄也已满60周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的,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2010]行他字第10号)中的答复意见:用人单位聘用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因此,对于杨某某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应当予以认定为工伤。

最后,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据此规定可明确,既然精神卫生中心不认为杨某某在清运食堂厨余垃圾时突发疾病死亡是工伤的,应当承担举证证明的责任,否则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但精神卫生中心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杨台生清运其康复中心食堂厨余垃圾的行为明显超越工作职责,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典型意义】

用人单位雇佣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发生因工伤亡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规定,法律有不同的规定,一般来说,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一方面因其已退休,不属于劳动合同法规定的适格劳动者;另一方面因其,退休人员已享受养老保险,在社保系统内也无法在为其重新缴纳社保。故此,原则上,60岁以上人员不再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但对于60岁以上的农业人员,因其既无养老保险保障,不存在退休一说,另基于对农民工权益的保障,法律规定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

所以,用人单位在招聘60岁以上农业人员时,建议以项目或其他方式参加工伤保险,既保护用人单位也保护劳动者的权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