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关于徐某诉某人社局工伤认定案

来源: 呼市人社局     发布日期: 2020-01-10     发文部门: 政策法规科       66051

原告:徐某

被告: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基本案情】

王某系某科技有限公司的职工,2018年8月8日上午8点35分左右,王某在锦和大酒店前台为公司派来的贵宾办理结账业务时,忽然晕倒在地,口吐白沫,在场的人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将其送往医院进行抢救,后经医生进行诊断,于8月9日上午10点左右通知王某的妻子徐某和其他家属王某已经脑死亡,无抢救成功的可能性,没有进行治疗的必要,让家属开始准备后事。但徐某并不愿意就此放弃,恳求医生继续进行治疗,并使用呼吸机为王某延续生命。此时的王某生命体征已经十分微弱,心率时有时无,极不稳定。2018年8月11日凌晨03点30分,王某因抢救无效最终死亡。

2018年8月16日,徐某向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请求市人社局认定王某的死亡为工伤。市人社局认为王某因疾病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的规定,未予以认定工伤。徐某不服,向该市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虽然王某最终死亡时已经超过了法定的48小时,但是其被送进医院进行抢救时就被告知王某已无存活的可能性,即在48小时之内,王某死亡的结果是必然会发生的,其死亡具有不可逆转性,所以市人社局应予以认定为工伤。

 

【适用法律】

1.《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

2.《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九条第二款;

【处理结果】

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13日作出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原告徐某的诉讼请求;徐某不服,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20日作出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分析】

职工突发疾病送入医院抢救仍坚持要求医院继续进行救治,最终职工不治身亡,对于此类情形的案件是否应当认定为工伤,目前存在着争议,有观点认为应当予以认定为工伤,而另一种观点认为不应当认定为工伤。

观点一:应当予以认定为工伤。持此观点的人认为,首先,我国《工伤保险条例》对劳动者采取倾向性保护,其立法的本意是为了保护劳动者权益,分散用工风险,《工伤保险条例》将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形视同为工伤,就是为了将职工由于工作强度大、工作时间长、工作劳累而导致突发疾病的情形也囊括其中,从而更好的保护劳动者的权益。因此工伤认定的关键不只是时间概念,不能仅仅局限于法定的48小时,同时也要考虑造成死亡的致害原因、工作岗位、工作强度等因素。

其次,一些学者认为,一味的、机械的适用“职工突发疾病在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这一时间标准,可能还会引发道德危机。在实践中发生的类似案件中,一些企业为了让突发疾病入院抢救的职工挺过48小时,会极力要求或想尽一切办法让家属或医院进行抢救,因为只要改该职工挺过48小时,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的时间标准,其就不会被认定为工伤;而职工家属在面对是选择救治亲人还是选择获取工伤赔偿,为了获得工伤赔偿,会选择放弃救治亲人这样残酷无情而又无奈的选择,这明显不是《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本意,同时也有违最基本的人性。因此,持此观点的学者们认为应当修改对工伤认定中突发疾病的认定标准。

具体到本案,王某在48小时之内就被医疗机构确定为无存活的可能,已经无需抢救,只是家属不愿意放弃。《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中规定的“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的内涵,是指经过抢救之后能起到改变死亡结果的效果,但在本案中,无论医疗机构采取何种措施,均无法逆转王某死亡的结局,因此医疗机构在48小时之内就已经确定王某无存活的可能,那么应当视同工伤进行处理。

观点二:不应当认定为工伤。持此观点的人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据此规定可明确,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精神及立法目的是为了保护劳动者因工作中遭受事故而发生伤害的情形,而疾病并本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保护的范围。然而为了保护弱势群体的劳动者,《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由此可见,该条款的规定恰恰最直接体现了立法者对弱势劳动者倾斜保护的原则和目的。但是在进行工伤认定上,还应兼顾与用人单位、社会保险基金之间的利益平衡,不能无限制、无原则的只保护劳动者的权益。因此之所以规定48小时的时限,是立法者为了避免将突发疾病无限制、无原则的扩大到工伤保险的范围而作出的限制性规定。其次,所谓视同工伤,也就是说,这类情形本不应属于工伤的保护范围,但考虑此类突发疾病或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可能与工作劳累、工作紧张等因素有关,立法者认为其与工作存在着一定得联系,从而作为工伤对待。显然立法者在对这种情形作出立法时,其立法的天平已经有所倾斜,那么作为执法者在适用该条款时,就应当严格依据法条的规定,不宜再作扩大解释。而且《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明确具体规定了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在法律有明确具体的强制性规定,就应当严格执行法律的规定。

具体到本案,死者王某被送到医院进行抢救的时间为2018年8月8日09点20分,于2018年8月11日凌晨03点30分因抢救无效死亡。从2018年8月8日09点20分至2018年8月11日凌晨03点30分,共计经历66个小时。显然,在时间上已经严重超出了法律强制性规定的48小时。

此外,在此类案件中还有一个争议的焦点是,死亡时间究竟是以“脑死亡”为标准还是以“宣布临床死亡”为标准。

持应以“脑死亡”为标准的人认为,首先,脑死亡是认定死亡最科学的标准,全世界已有80多个国家将“脑死亡”纳入法律上的死亡定义;其次,脑死亡是指脑干或者脑干以上中枢神经系统永久性的丧失功能,其具有不可逆转性。脑干是人体生命中枢,它控制着人体的呼吸、心跳、血压等重要功能。也就是说,脑细胞一旦坏死就无法再生,一切抢救仅仅是延长脑死亡患者的死亡过程。具体到本案中,王某被送到医院抢救时家属被医生告知其已经脑死亡,对其宣布临床死亡也只是时间问题。因此王某因疾病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形应认定为工伤。

而持以“宣布临床死亡”为标准的人则认为,死亡标准的确定,不但是一个法律问题,本质上更是一医学问题,即医学上如何判断个体生命已经终结。特别是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中目前并未对死亡标准作出明确规定,在此情形下,无论法院还是工伤认定主管机关,都应尊重专业医疗机构的判断,因为法院、行政机关都远远不如医疗机构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无法对此专业问题作出精准回答。此外,《民法总则》第十五条规定,自然人的出生时间和死亡时间,应以出生证明、死亡证明记载的时间为准。到由此可见,自然人确切的、最终的死亡时间应当以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为准。具体到本案中,根据医院出具的《死亡记录》和《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可以证明王某的最终死亡时间为2018年8月11日03:30,具王某突发疾病入院抢救已经过去了66小时,在时间上已经超出了《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的48小时,故不应当认定为工伤。

 

【典型意义】

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故此,我国工伤保险保障的风险是因工作原因遭受事故伤害或患职业病。简单的说,工伤保险原则上是”保伤不保病“,对于员工的疾病风险我国有医疗等社会保障机制保障,但出于对劳动者权益的倾斜性保护,对于一些与工作具有紧密相关联性的疾病进行一定程度的保护,即”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做扩大话的保护。故此,人社部门在认定因突发疾病死亡是否属于工伤时,应当严格遵照48小时的法律规定。


分享到: